赵氏大黑鹰弩

病房找廖眼镜,那么即便李公公不陪我们一起去, 那也会等我们走后询问廖眼镜。 不管怎样,都会打草惊蛇。 “”所以,你就玩了一个兜圈子的游戏。 “曹汉民抢先说出了陆小莹要说的答案。 李公公为什么听到”金玉“的名字大惊失赵氏大黑鹰弩色呢?这当然是为老板的前途担心, 也为自己的前途担心。 俗话说:”树倒猢狲散。 “他这个工贩子出身赵氏大黑鹰弩的主任既不能写,也不能画, 全凭一张嘴巴混饭吃医院上下颇有微词。 老板一倒,赵氏大黑鹰弩他还有什么路呢?那么”金玉“到底是什么人, 与黄院长有什么关系呢?金玉原名叫黄丽婷是黄院长与前妻解惠兰所生的女儿。 一九七○年春,黄院长和解惠兰都因家庭出身问题下放农村赵氏大黑鹰弩时, 把年仅一岁多的女儿寄在武汉的外婆家。 一九七五年秋,夫妻俩费尽周折,才调回南山市。 一九八六年,黄院长任医务科长时,为了挽留科里一名对血液病颇有研究的女医生, 阻止她调往深圳在职称评定小组举手表决时, 投了那位女医生的票让她晋上了主治医生。 黄院长那时还建议院领导为她开设了血液病房, 提升她为科主任。 黄院长本意是为了医院的发展,举荐人才,却被人说成他俩之间有男女私情。 解惠兰因没有晋上主治医生,精神恍惚,加上听人传言老公与那女医生有私情, 大受刺激变得疯疯癫癫。 十六岁的黄丽婷从武汉来南山精神病医院看望母亲时, 正好看到在接受电疗、全身颤抖、痛苦万分的母亲 她心如刀绞。 当外婆告诉她,是她父亲与别的女人相好,才抛弃她母女俩时, 便在她纯真的心里投下了一片阴影燃起了仇恨父亲的火焰。 她觉得天底下只有外婆对她最好最亲,就改名为陶钰, 跟外婆姓。 三年前,李公公开车送黄院长去武汉,为陶钰外婆祝七十五大寿时, 黄院长看到岳母和妻女挤在一间不到二十平方米 又黑又矮的砖瓦木质危房中不觉伤心落泪。 李公公出主意说服当护士的陶钰停薪留职,化名金玉来南山人民医院做药品推销。 黄院长第二位妻子范雅倩,听李公公说老公前妻母女生活凄惨, 觉得是自己插足他们的家庭才导致老公同解惠兰离婚 十分内疚。 于是利用她市医药公司副总经理的身份和影响, 暗中帮助金玉联系医院销售药品。 不到两年的时间,金玉在武汉买了四室两厅的赵氏大黑鹰弩商品房。 所以,当曹汉民在药剂科办公室从名片夹中抽出金玉的名片时, 李公公大惊失色。 以为,金玉在药品”回赵氏大黑鹰弩扣“上出了问题,被公安局盯上了。 假如金玉真的出了问题,那就会拔出萝卜带出泥, 医院的内幕李公公清楚得很光金玉给医生的”回扣“少说也有赵氏大黑鹰弩三百多万, 至少上百的医生得过她的药品”回扣“。 只要其中一个人招供,那真是老鼠拖油坛,好戏在后头。 李公公越想越担心,赶快回办公楼。 他一踏进黄院长的办公室,便反手关上门。 ”老板,出事啦!“”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黄院长摘下眼镜问。 ”刚才我陪陆小莹、曹汉民去药剂科调查与我院有业务往来的医药公司的药品推销员时, 那曹汉民说漏了嘴。 “”说了什么?“”金玉。 “”金玉怎么啦?“”肯定是她出了什么事, 被公安局盯上了。 “”那是出了什么事呢?“黄院长皱着眉头, 满脸疑云说。” 小李子,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出了什么事?“ 李公公见手机信号太弱, 又想避开人便走到办公楼东头打电话。 他随意从窗口一望,大吃一惊,冷汗直冒!陆小莹、曹汉民不是走了吗, 为什么转身进病房干什么呢?”他听见忙音, 赶忙关上手机去病房跟踪陆小莹、曹汉民,看他们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第二十二章陆小莹和曹汉民从医院的后门进来, 穿过宿舍区从医院总务库房的走廊拐进外科大楼西侧门, 上到四楼正好迎面走来一个女医生。 “医生,请问一下廖眼镜在吗?”陆小莹轻声问。 那女医生不答话,只是用手指着陆小莹身边的门, 努努嘴。 陆小莹明白她的意思,轻轻叩了几下门,没有反应。 但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说话。 那女医生用两个勾着的指头,示意陆小莹再敲门。 “你找谁?”一个身

微信客服:1086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