弩 大黑鹰

还没有收走我的生命,让我还有机会, 跟你—— 我亲爱的儿子说几句话。 我该从何说起呢? 我现在常常想起三十四年前的那年春天, 我坐“拉布德内号”把你们三个送回国内去。 你们都晕了船,你像一只病猫一弩 大黑鹰样,躺在安娜的怀里。 你一动不动的模样,我真以为你死了……我承认我这么做, 是有私心的。 我在中国的野心要实现,你们就不能留在中国。 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结了婚,又回到了北京。 这么多年了,在世人眼里我一直是帝国的红人, 得到了至高的荣耀可有谁知道我在暗夜里常常哭泣。 我孤独。 我经常会梦到你们。 那一年得知赫伯特的死讯,我的心都碎了。 心里的孤独啊,真的像荒草,割了一茬又会长出一茬。 我也梦到你,亲爱的阿瑟。 你不要以为你长得像个中国人,我就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我告诉你,三个孩子里我梦见最多的还是你和安娜, 因为你们都长得像你们的母亲。 你不会记得你在中国度过的最初时光,因为那时你还太小。 你出生在上海弩 大黑鹰,后来我把你们带到了北京。 亲爱的阿瑟,我思念你。 我怀念我们一家在上海度过的短暂而快乐的时光。 那是在江海关附近的一幢两层楼房里,黄浦江上的风可以一直吹到我们的卧室里。 我的耳边常常会响起你的笑声,那时你还不会说话, 一逗弩 大黑鹰你就嗬嗬地笑。 现在我想起你们,更多感到的是羞愧,后悔。 回想往事,有太多太多的事让我后悔。 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是你们的母亲。 这个苦命的女人,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可怜我自以为聪明一世最终还是瞎了眼睛。 许多年前,我曾经托老朋友金登干弩 大黑鹰传话给你的姐姐安娜, 告诉她你们的母亲是人们能想像得出的最可爱、最有理智的人。 可怜我原以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但随着年华渐老, 内心深处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傻瓜。 我后悔把你们从她身边夺走。 我后悔把你们送回国内。 我后悔把你们从戴维森太太家赶走。 天哪,我这都是在做什么啊!害怕失去面子?害怕玷污了所谓的好名声?当我经历了许多事后, 才明白这些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你们,是我的骨肉,体内流着我的血液的你们。 可惜悔之晚矣!我抛弃了爱人,抛弃了亲生骨肉得到的这一切, 真的值得吗?让我这个无情无义的人就这样死去 怕也是上帝早就安排好的。 亲爱的阿瑟,我不是个称职的父亲,我从来都不是个好父亲。 我现在正式乞求你的原谅。 乞求安娜争死去的赫伯特的原谅。 亲爱的阿瑟,原谅我。 原谅我。 原谅我。 我很早就知道你来到了中国。 你要知道,密布在东南沿海口岸城市的各处海关, 就是一张庞大的情报网每一个来到中国的欧洲人都逃不过我的耳目。 但那时,压倒我对你的思念的第一个念头,还是怎样早日把你弄回国内去。 我让马士先生来转达我的意弩 大黑鹰思,让他送钱给你, 但他没有把这件事情办好。 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个,总有一天会回到中国来找你们的母亲的。 我还知道,你们一直憎恨我,憎恨我。 你和那个中国姑娘恋爱的事,马士先生也告诉我了。 当初知道这一消息,我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你在重复我年轻时的经历。 我曾在内心真诚地祝福你和那位姑娘。 可惜她死了。 要是她还活着,你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你受洗的消息是李提弩 大黑鹰摩太告诉我的。 他是约书亚牧师的朋友。 做一个传教士,向这个苦难国家的民众传布福音, 是我刚来到中国时的一个梦想。 但我后来走上了另外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一条充满着罪孽的道路。 你作出的这一选择,是在洗涤我这半个世纪的罪。 我真的是这样想的,你在另外一个方向上实现了我的梦想。 但我还是后悔在北京的那次邂逅没有认出你来。 赫承先告诉我你曾经来过,我跑出来已追不到你。 要是我们那天相认了,你还会跑到山西去吗? 亲爱的阿瑟, 请不要以为我这么说是企图收买你的原谅。 一个上帝使徒的原谅是高贵的,我乞求,但我不收买。 我牵挂你。 我不知道太原此时的形势如何,上个月的消息是巡抚毓贤杀了好

微信客服:1086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