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鹰弩的压箭管

扣’账本?“曹汉民迫不及待地插话。 ”艾小丽被害的那天上午,也就是八月二十六日。 大约是九点多钟吧,我刚查完房,正在开医嘱, 我的手机响了我一听是艾小丽,她说肚子有点痛, 是不是阑尾炎要我去给她看一下。 我还以为她真的病了,赶忙开完处大黑鹰弩的压箭管方、化验单, 赶了过去。 她打开门后,连忙将床上的一个黑皮记事本和计算器放到挂衣柜中的抽屉锁上。 我见她那样神神秘秘,问她是什么绝密文件, 还关门加锁是防我偷吧。 “艾小丽淡然一笑,女人日记,男人当然不能看啦, 说完她马上转移话题要我摸她的肚子。 我还一本正经地先用肥皂洗手后给她检查,结果她抱住我……你们刚才给我看那条白毛巾, 就是我们俩上床用的……”你知道那黑皮记事本记有什么重要东西?“陆小莹想起勘察艾小丽死亡现场时 垃圾洞口墙上的擦痕可能就是这个黑皮记事本。 ”我知道艾小丽对我是瞒不住话的。 我们床上做完那件事,艾小丽对我说,这本子是医药公司的一位经理丢失的, 上面记着各大医院医生拿药物‘回扣’的记账签字和电话号码等。 她说拿药物‘回扣’最多的有二十多万,少的也有几千块。 起码有上百个医生。 那经理要想拿回这黑皮记事本不给她十万块, 她就寄到反贪局去到时候就有好戏看。 她说拿到十万块钱,两人二一添作五。 她要我准备一辆假牌照的摩托和两顶头盔,而且头盔要买那种外看脸面是彩色, 里往外看却非常清楚的那种。 三天后再告诉我取钱的方法和地点。 “”艾小丽讲没讲那黑皮本子的经理是哪个公司, 是男大黑鹰弩的压箭管还是女?“陆小莹问。 ”她没讲。 听她的口气,那黑皮记事本名单中我们医院有不少医生拿了‘回扣’。 她可能是怕我泄漏出去。 因为,我们医院好多医生和我玩得好。 “廖眼镜把他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讲了,他希望公安局能尽快抓住凶手, 为艾大黑鹰弩的压箭管小丽报仇。 陆小莹问完廖眼镜,已是中午一点多钟。 她留廖眼镜吃了中饭再走,廖眼镜借口中午有饭局, 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第八章陆小莹把技术组刚送来的检测报告递给邝野。 邝野一看检测报告说死者艾小丽白大褂胸前的血型与楚文杰以前病历上的血大黑鹰弩的压箭管型相吻合, 马上想到医院外科大楼顶上发现的脚印。 ”汉民,小莹,你们带上技术组的小蓝马上去医院传唤楚文杰, 同时获取他的鞋印。 “”队长,我有一个想法。 “陆小莹略有所思地说。 ”你说吧。 “”楚文杰在市人民医院乃至全市全省的病人中都有一定的影响, 传唤他在医院内肯定引起不少人猜测和议论。 不如叫他自己来一趟,把事情说清楚。 我和他的小姨妹卢淑芸律师是朋友,叫她陪楚文杰来, 你看怎么样?“陆小莹的想法遭到曹汉民的反对。 ”如果楚文杰闻风而逃呢?那不行!“”我想他不会。 “陆小莹谈了自己的分析和判断。 据她所知,楚文杰待小姨妹卢淑芸像亲生女儿一样, 两人感情很深。 如果小姨妹卢淑芸要他来趟公安局,即使他不来, 也不至于逃跑。 他决不会为难他的小姨妹。 ”你凭什么那么相信他?“曹汉民用挑战的眼神望着陆小莹。 ”凭我的直觉。 假如楚文杰跑了。 我负责,可以给我纪律处分。 “”好。 你们别争了。 按小莹意见办。 不过我们也要对他有所防范。 “邝野摆手,制止他们两人争论。 ”汉民,你肯定会输。 “陆小莹非常自信。 ”谁输了,到玉凤大酒店请客。 “”好,一言为定。 我做见证人。 反正你们谁输了,我们都有吃的。 “曶晟淡然一笑。 陆小莹翻开她的通讯录,找到了卢淑芸的手机号码, 拿起桌上的电话筒:”喂卢律师吗?我是陆小莹哩。 “”哦,莹姐呀,是不是请小妹喝喜酒呀?“”八字没有一撇哩, 找你帮忙办一件公事。 “”什么好事?你说吧,只大黑鹰弩的压箭管要我能办到的, 一定帮忙。 “”我们要传唤你姐夫楚文杰,但不想把事情闹大, 希望你陪他来一趟我们局里。 “”什么,要传唤我姐夫?他挨了凶手的打, 出庭作证倒是可以作为犯罪嫌疑人传唤,你们不会弄错吧。 “”卢律师,你应该知道,我们没有大黑鹰弩的压箭管充分

微信客服:1086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