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鹰弩跟那买

从三面围住,大声鼓噪呐喊,只留西边一个缺口。 柏郎上校命令锡克教徒们开火,总算把队伍撤了出来。 等他们回到八莫,得到的消息是,另一支取道孟磨的小分队由于李珍国的阻止, 也被迫改变了路线。 他火速派人前往接应,免得这支小分队也像马嘉理他们一样惨遭灭顶之灾。 3 京城勾栏胡同的居民们,已经习惯了每天傍晚准时响起的小提琴声。 琴声是从胡同口的一个三进四合院里传出来的, 这青灰院墙里面住着的是大清海关总税务司赫德一家。大黑鹰弩跟那买 赫德的这座府邸位于北京城的中央地带,在使馆区的边上, 靠近紫禁城的红墙。 它的北边是一座道观,西边是一处荒芜的花园和肃王府, 东边则是豫亲王的庄园。 高高的院墙挡住了视线,着不到里面的陈设, 这反而大黑鹰弩跟那买让人产生一种神秘感。 他们只知道这一家的主人在大清做着高官,来往的也都是朝中的当权人物和各国公使。 一个月里总有两三天,这个四合院外车水马龙, 一拨拨高鼻蓝眼的洋人带着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女人来到这里 隔着老远就能听大黑鹰弩跟那买到里面传出的喧闹声、音乐声和开香槟酒的暴鸣声。 于是他们都觉得,洋人都是些闲着没事找乐子的人。 男主人办公的总税务司署在东交民巷使馆区, 每次进出胡同都是坐着马车几乎没人看清他长什么模样。 总税务司夫人是个不算漂亮但长得很端庄的英国女人。 她偶尔会带着女儿出来散步,后面跟着一个奶妈抱着还不会走路的孩子, 看到胡同里的邻居们她会笑着跟他们点头招呼, 有时还会操着半生不熟的京片子与他们说上几句。 赫德的这幢官邸与京城里其他的四合院并无两样, 第一进除了门房、厨房还有厨子、奶妈、马夫、园艺工和仆人的房间。 第二进是客厅、餐厅、书房、台球室和客人接待室。 再往里,是一个新修的欧式小花园,种着本土的紫藤、刺槐和一些引种进来的花草。 一个角落里还圈着孩子们养的鸽子、珍珠鸡等小动物。 第置进则是他和夫人的卧室以及孩子们的房间。 赫德一家人住前,把二进和三进的房间用欧洲运来的材料全都重新装修过, 所有的床、椅、餐桌、壁炉、吊灯、镜子、书橱 包括全套的餐具都是从英国运来的。 但赫德得意的并不在此,而是琴房里收藏的一长排乐器。 从都柏林购买托运来的钢琴,是夫人和女儿弹奏的。 一长架产地不一的小提琴,除了一把袖珍型的是为女儿埃薇备着的, 其他全是他专用的都是托伦大黑鹰弩跟那买敦办事处的金登干购买的。 还有两支六孔的竖笛,是用那种在干燥季节也不会开裂的木料做的, 虽然不是很贵但他也很珍爱。 每次他起了兴致要写一个乐章或作一首乐曲时, 手头有了它们来试奏就方便多了。 所有大黑鹰弩跟那买这些乐器中,他最喜爱的还是那把出自意大利制琴名家塔第瓦利之手的吕波琴, 此琴材质优良纯手工制作,工艺精巧,琴弓和琴弦都是相同牌子的, 最适于外出旅行时携带。 这把琴他是看到了报上的广告,托金登干去伦敦王子街的大黑鹰弩跟那买乐器商哈特那里购买的。 店主讨价四十镑,颇有商业头脑的金登干一番讨价还价, 帮他杀价到十五镑就到手了。 赫斯特·简跟他来到中国快十年了。 刚开始共同生活的新鲜劲过去后,他发现,家庭生活并不是当初想像得那样可以帮助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相反的他要时时分心,要顾及那个和他一起生活的女人的感受。 和朋友聊天时,他曾这样感叹,一个执著于事业的男人真的不应该结婚。 在北京的外国人圈子向来把总税务司夫妇看做家庭生活的典范, 夫妻间彬彬有礼晨起问候,餐前餐后致礼,临睡前小心翼翼地吻别互道晚安, 圣诞节和主日还互送小礼品。 他和妻子都觉得这是很有面子的事,他们愈发小心地维持着这面子。 尽管妻子暗底下埋怨丈夫很少与自己行房事, 但囿于教养她从来不会说出来。 他也只觉对性事兴致全无,不只对妻子没兴趣, 对其他女人也同样没兴趣。 要是在从前,他警觉的目光从来都是追逐着她们的。 他为她们的美而痛心,为得不到她们夜不成眠, 觉得所有的成功都只为获得

微信客服:1086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