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鹰弩打猎

京城天天过年。 据说他可以做13年的皇帝,但这样他仅在北京呆了13天便兵败弃城而走了。 小孩慌慌过年。 记得小时候从一进腊月我就掰着手指头算计过年的日子。 腊月二大黑鹰弩打猎十三过小年,俗称”祭灶“。 我记得小时候灶前贴一灶王爷,慈眉善目,憨态可掬。 两侧贴有”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横批”一家之主“的对联。 传说这一天灶王爷大黑鹰弩打猎要上天向玉皇大帝汇报人间之事。 为了让灶王爷说好话,人们就用鱼肉祭祠灶王爷。 或用糖瓜糊灶王爷的嘴,让他向玉皇大帝汇报时嘴甜些, 可见灶王爷也喜欢受贿与凡人没什么不同大黑鹰弩打猎,过了腊月二十五就开始蒸粘窝窝、馒头, 熬鱼炖肉了。 那几天,集市也极盛,人们忙于赶集上店,筹备年货。 人们把攒了一年的钱、一年的好东西都放在此时花、此时吃。 有句顺口溜叫做: 二十三, 祭灶天: 二十四, 写大字: 二十五蒸粘鼠!二十六,煮年肉;二十七, 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贴道有;三十过年, 吃饺子。 我一进腊月二十,便慌慌不可终日,把父亲给我买的鞭炮放在炕席底下炮着, 留着过年放。 实在手痒 得慌,就拿出来看看,数数。 那时候,家境困难比不 得现在,能买一挂鞭放放就很不错了。 至于二踢脚,地雷子等大型鞭炮只能是有钱的大人们放了。 我把母亲给我做得新衣服压在枕头底下,留到过年时再穿。 母亲一年就只能给我做这一身新衣服。 我小时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 父亲在铁路上班,家境不好。 那时有一句流行语: 七级工八级工,不如回家种畦葱。 许多工人都回家务农了,父亲却没有。 每逢我们不满意时,父亲便给我们”忆苦思甜“, 说小时候穷人过年是过难没有肉吃,奶奶便抓几只麻雀权作过年。 听到这里,我们便不再言语。 三十这天,家家都是肥吃肥喝。 最高兴的当然还是孩子们,穿上新衣服,放鞭放炮。 到了晚上家家灯火通明,这一夜各屋都要掌上灯, 通宵达旦据说是 要驱鬼辟邪。 并要在门槛下放一节与门槛长度大小的 秫秸, 说是可以驱挡姜子牙的老婆”扫帚星“马氏进门。 因为马氏妨人败家,死大黑鹰弩打猎后被姜子牙封神为”扫帚 星“。 我们打着小灯笼,嘴里喊着”打灯笼,发财了, 金马驹子家来了“之类的吉祥话。 那时,家家门框上都贴对联,但也都是些老掉牙的大黑鹰弩打猎吉祥话, 全无新意玩够了便回家去吃饺子。 吃饱了再去耍闹,有时竟要玩到午夜后。 到了午夜,全村到处鞭炮齐鸣,庆贺新的一年的到来。 初一最热闹,家家户户开始串家拜大黑鹰弩打猎年。 先是同家族的互拜,然后是村里相好对劲儿的拜。 拜年的规矩当然是小的给老的拜年,晚辈给长辈拜年, 这一天长辈在家中正襟危坐等候晚辈的祝福。 当然也要付出一些,准备些瓜籽、糖果招待来人, 有时甚至要掏些钱。 拜年的人们以年龄,性别,辈份划分。 我们小孩 子自然凑在一起了,到处乱窜, 进屋便喊:”爷爷、奶奶过年好“之类的话, 有时甚至磕个响头。 然后长辈们便赏些瓜籽,糖果。 转一圈儿,兜里便全满了。 过了初一,便开始去外村给自家的亲戚拜年了。 或骑车,或赶车,或步行,路上串亲戚的络绎不绝。 当然以新婚夫妇为最了。 我小时串亲戚,是去姥姥家。 一则可以多得些压岁钱,二则可以为所欲为的玩, 还可以看戏。 姥姥那村有剧团,在县里首屈一指。 每年我总是过了正月才回来。 高中毕业后,我在村里务农,在公社打杂。 那时讲过革命化的春节。 当时有句口头禅,叫做”干到腊月二十九,吃完饺子再动手。 “但最苦的就是”黑四类“了。 别人过年他们还要干活,或扫大街,或去积肥, 或去平路。 邻村是个大村,因过去干伪事的多,四类分子多, 成立了一个”四类分子“大队每逢过年,他们便去干活。 在去邻村的路上,见他们苦作的情景,心里不禁一阵凄凉。 后来,年龄大了,对过年的兴致也逐渐淡了。 今年,我与妻一起回家过年。 家乡溶化在一片喜庆的氛围中,家家五谷丰登, 生活富足几乎都是万元户。 三十晚上,小村

微信客服:1086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