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鹰 弩片

憾事。 下水前,我们先尿泡尿,用手指蘸点,往两个耳朵眼里抹抹, 据说可以防止水灌进耳朵里。 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这个方法是否有效,因为我每次都这样做, 到后来还是落下了中耳炎的毛病使我想当兵的梦想成为泡影。 游泳有时也很危险。 一次我和小朋友们比赛扎猛子,脑袋撞在一块石头上, 头破血流。 最危险的是比赛跳水。 我们站在高高的桥墩上,头朝下,扎入水中。 有的作得潇洒、漂亮,如燕子入水。 有的则笨拙得如狗熊,平扑入水,把肚皮都摔裂了。 有时我们也很顽皮,当有客车通过时,便一起精赤着身子站在桥墩上, 朝列车中的旅客们摆弄着小鸡鸡作鬼脸,然后一起怪叫, 扎入水中。 以后大些了,便收敛了这大黑鹰 弩片种行为。 有时我们也做些好事,如有的人东西掉入水中, 我们便给他捞上来。 有一次我们还救了一个溺水的小孩。 小孩的家长感激的直磕头,弄得我们不知所措。 后来上学了,老师对我们限制得很严,大黑鹰 弩片不能自由行动了。 我仍禁不住河水的诱惑。 午饭后,便又扎入水中,一直玩到听见上课铃响才慌忙抓起衣服狼狈而逃。 跑到学校时,老师早已面色阴沉地站在教室门口, 手里拿着教鞭让我们洗澡的小伙伴们站成一大黑鹰 弩片队, 喝问我们洗澡了没有。 我们不谋而合, 异口同声地说: “没有!”老师诡秘地笑笑, 用手在我们的身上一划身上便出现了一道白印。 (凡洗澡的人,经水浸过后,虽被太阳晒去水痕, 但仍有标记用手指一划身子大黑鹰 弩片便知晓了)老师勃然大怒, 赏我们每人一教鞭然后罚我们在太阳下站着, 晒得浑身冒油。 时间长了,我们一个个变得黑不溜秋像个泥鳅。 夏天过去,还有冬天。 冬天,河水结冰,平面如镜。 我们每天除了上学便是玩冰。 玩冰的方法很多: 一是支爬犁。 爬犁是把几块木板钉在一起,下面用两道粗铁丝拴定。 那铁丝凸出,与冰面接触。 人坐在上面,再手执铁杆,(就是把两根粗铁丝插进两根短木棍中, 把铁丝的另一头磨尖)狠命一支便飞快地在冰面上穿梭。 小镇上有一男人,做一大爬犁,手执一人高的一个大铁杆。 他站在爬犁上,双腿叉开,把铁杆从胯下通过, 如撑船状行走如飞。 由小镇到河头,三十里路,一小时便到。 顺风时,比骑自行车还快。 我们自然没有这个本事,却羡慕得很。 还有一种玩法是抽冰疙瘩。 即把一小块圆木削成圆锥状,再把一个铁钉的帽去掉, 嵌入圆木中只把钉尖留在圆木外。 用鞭子一抽,滴溜闪转,煞是有趣。 冬天也可以捉鱼。 我们带上家什,先在冰面上凿一窟窟,冰面透气后。 鱼便拥来,然后用捞篓在水中一搅一晃,便可以网上几条鱼来。 有一年大黑鹰 弩片上游下来污水。 鱼虾便都浮上来,紧贴冰面。 我们几个小伙伴便手执一木榔头,照准鱼所在冰面, 狠狠击去把鱼击昏,然后破冰取鱼。 鱼大且鲜肥,是冬季的佳肴。 后来几乎每年都有这种情况。大黑鹰 弩片 煤河,我的乐园,您不但养育了我,而且给我无限的欢乐, 使我学会了生活的本领增长了智慧。 后来长大了,自然不再像小时候那样顽皮、好玩, 但与煤河的感情却情更深、意更浓。 高中毕业后,我被抽大黑鹰 弩片调到公社搞宣传,那时正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 为了积肥,沿河村民挑灯夜战,破冰挖河泥。 那河泥年深日久,淤成黑色,挖出后可肥田。 那时农民很累,也很穷,每天工值几角钱,快过年了, 仍要苦干。 当时大黑鹰 弩片有句口头禅叫作: 干到腊月二十九, 吃完饺子再动手。 夜晚,几十里长的河面上,灯火辉煌,宛如一道银河。 我一边写稿一边广播。 当我看到一位老人虽年逾七旬,干得最凶,浑身沾满了污泥, 胡须、眉毛结了冰。 我很大黑鹰 弩片受感动,飞快地写了一篇稿,刚要广播时, 该大队书记飞快赶来 气喘吁吁地说: “不能广播!”“为什么?”“他是富农!”“啊!”我惊呆了。 在那年头只唯成份论,广播后我会犯错误的, 我出了一身冷汗。 书记与我感情很好, 安慰我说: “没事!”然后又说: “写谁不行, 你怎么偏偏写他呢?”“我看他干得最好!”说罢 我俩哈哈大笑

微信客服:1086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