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鹰弩部件

她额头的冲动, 但看到肖克在一旁死死盯着我便忍住了。 我问道: “24号座位坐的是什么人?”我和七七的座位分别是74号和79号, 按道理24也是个靠窗的座位。 “是一个穿白衬衫的老头。”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肖克就站起大黑鹰弩部件身来, 走了过去。 很快,他带回了确切的答案。 “没错没错,真是一老头!”肖克有些激动地说。 “不赖嘛。 好,下一个问题,这次看大黑鹰弩部件我不难倒你。” “来嘛。” 她有些得意地将下巴朝上抬了抬,我几乎能看清楚她脸上的汗毛了。 “第二个问题。 一号座位上面的行李架摆放的箱子大黑鹰弩部件颜色是什么?”我觉得像她有这种过目不忘本领的人, 通常会关注一些比较难注意的地方而越是这种最明显的东西越容易被忽视。 “你是说一号?” “嗯。 大黑鹰弩部件怎么样?麻烦了吧?” “不是。 我是觉得你在侮辱我。” “哦?那你说说看。” “绿色。” 我站了起来,朝身后的行李架望去,果然, 一个绿色的箱子正四平八稳地待在一号座位上方的行李架上。 “行啊你,最后一个问题。” 事实上,我并不打算出太难的问题为难七七。 她好不容易高兴起来,没必要扫她的兴,何况, 这样的输赢对我来说无足轻重。 “等等。” 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我之前忘记说输方的惩罚方式了。” “说吧,如果输了该怎么罚?” “输了,”她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我的眼睛,“就从这窗户跳下去。” 话音刚落,坐在我身边的男子终于滑到了座位下面, 他急忙爬起来揉揉刚睡醒的眼睛,不好意思地朝我们笑了笑, 然后从座位下拖出来一个方形纸箱提上,朝车厢的一头走去, 并且再也没有回来。 半分钟后,火车停在了河北保定站。 在保定站停留的这几分钟里,本节车厢里有人离开, 有人进来原先的格局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而我旁边的座位,被一个抱小孩的中年妇女占住了, 她的丈夫那个扛着蛇皮袋的小个子男人,因为买的过路票, 只能坐在过道里自己的行李上每当有人路过, 他都得站起来挪一挪位置。 由于形势的变化,我提出让七七再去看一次。 “这可是关系到生死存亡啊。” 虽然我并不愿意再将游戏进行下去,但看着七七认真的表情, 又实在不忍心拒绝只好想办法拖延时间。 大黑鹰弩部件火车开得这么快,无论是谁跳下去不死也残废, 我玩不起又不想让七七玩,但如果能挨到下一个车站, 跳一跳就无妨了。 没想到七七并不大黑鹰弩部件打算再起来看一次,她自信地表示, 刚才车上这些个变化和动静她都看在眼底,没必要再做重复工作。 眼看着就没办法了,突然肖克提出,要替换我大黑鹰弩部件跟七七玩最后一局。 他说: “你看,之前两局你都没能难住他, 还是我来吧。” “那输了你跳。” “我跳就我跳。” 看着他那信心满满的样子大黑鹰弩部件,我不禁觉得有点好笑。 他可能以为七七在说笑吧?要是他见过七七的深夜高空蹦极, 我想他就算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玩这个游戏的。 七七再次闭上了双眼。 肖大黑鹰弩部件克站起来,看了看身后的过道,然后转过脸来, 狡黠一笑把嘴凑近七七的耳边, 说道: “你说, 现在往我们这边走过来的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真是一个混蛋啊。 我看到的情况是,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人过来!我愤怒地瞪着他, 他却好像没有事情发生一般笑嘻嘻地冲我挤眉弄眼。 虽然我担心破坏了游戏进程七七会不高兴,但我不得不制止这样的玩笑继续下去。 然而,我嘴还没来得及张开,七七已经说出了答案。 “女的。” 肖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七七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说: “你笑什么?” “你输了呀。” “谁说我输了?” “我……”肖克话刚说到一半, 脸色瞬间煞白像被点了穴道一般。 这时,我也听到了声音,铁器敲打推车的声音, 另外 还有一个不高不低的女声在重复说着: “水果、啤酒、方便面, 扑克、象棋、故事会……” “你输了同学。” 七七说。 听到七七有些调皮地称呼他人为“同学”, 我还是第一次心里紧绷的弦也放松了下来。 再看肖克,一脸苦笑。 七七示意我跟她一起把火车的窗户打开, 一阵清爽的风吹了进来将她

微信客服:1086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