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鹰弩后托

在床上, 睡得憨态可掬忙把身子转过去,蹑手蹑脚地走出门, 坐在院子里的石头上脑海里重播着雪燕脸上的红润, 可爱的睡姿。 他感到有必要去把雪燕大黑鹰弩后托叫醒,跟她说自己的真实性别, 是为了革命的需要不得不采取的措施,并非是有意隐瞒她。 但又担心雪燕知道这个秘密后,会恼羞成怒, 再不肯跟他接触了。 就算她原谅了自己,但从此也不大黑鹰弩后托会这么自然, 更不会在这里过夜那么极有可能会被鬼子怀疑。 一品红经过衡量,感到在这严峻的形势下, 还是应当以大局为重。 让他感到困惑的是,等抗日结束之后,雪燕知道了真相, 她会原谅自大黑鹰弩后托己吗?这个问题让一品红有了无限的痛苦。 现在的一品红,已经不只把雪燕当成同志、当作 假夫妻了, 而是期望着可能向往着未来。 有时候他会用想象延伸到抗日结束,他和雪燕生活到一起, 其乐融融甚至是儿孙绕膝。 这种想象越美好,醒来的痛苦就会越加剧,因为现在与雪燕的相处, 必将成为那种美好的障碍会让他们分道扬镳, 甚至会成为仇人…… 天气是闷热的虽然已经是夜晚, 风也有些蒸人。 已经很久没有下场像样的雨了,空气里有种特别的味道, 有干燥的土腥气有淡淡的火药味,还有树木在焦渴时的气息。 一品红来到街上,整条街道显得空旷而凄凉, 只有几家铺子零星地亮着。 这些铺子都是鬼子指定的店,并且主要服务于鬼子。 雪燕来到饭店里,叫了几个雪燕爱吃的菜,回到家里。 雪燕已经起床,身上穿着小衣,露着白晃晃的胳膊与大腿。 一品红扭过头说:”雪燕,把衣裳穿上。 “雪燕不满地说:”又让俺穿上那套狗皮, 就不穿。 “ 一品红说:”听话,雪燕,穿上。 “雪燕叫道:”人家每天都包得严实,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 你还不让。 “ 说着, 跑到一品红面前摇头晃脑道:”就让你看, 就让你看。 “ 一品红闻着雪燕身上的气息,那是种用洋胰子洗过澡后的清爽气息, 这些气息侵袭了一品红的心脾他感到浑身燥热, 他努力地扭着头 说:”雪燕,其实我……我……我, 我感到你很好看 看着你心里嫉妒。大黑鹰弩后托 “他语无伦次,心里”嗵嗵“直跳。 他犹豫着是否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求得她的原谅, 然后两人重新开始但他又担心,雪燕是不会跟个男的住在同一个房里, 她将从此再也不会来了。 大黑鹰弩后托 雪燕撇嘴道:”糊弄谁呢,你还说你不好看, 你出门男人眼里都伸手了,还说不好看哩。 “ 一品红把菜放到桌上, 说:”雪燕, 穿上褂子咱们说点正事。 今天龟田夫妇来看戏了,还给戏班大黑鹰弩后托子捐了五百块大洋。 我就纳闷了,他从来都没有来过戏园子,怎么今天突然来看戏, 还捐钱?“ 雪燕想了想问:”是不是想让你们宣传日本鬼子有多么多么好哩?“一品红点点头:”恐怕没这么简单。 大黑鹰弩后托 “雪燕说:”我今天过来,是有几件事向你说哩, 鬼子几次行动都遭到伏击他们开始怀疑内部有奸细。 俺今天过来是有个计划,你们想想办法,看能不能造成后勤小分队的井上太郎跟游击队有联系的假象, 这样不用咱们动手就能把他除掉。 这个井上太郎实在太坏了,每天都带人去各家各户抢劫, 不停地抢人家的闺女并送到慰安所里。 据说,每天都有被折腾死的闺女扔到沟里。 还有件事情,俺发现美代子真把俺当成男人了, 还想怀俺的小孩哈哈,把俺羞死了。 俺没想到,一个女人想起男人来,是这种德行。 “她说着,用手捂着嘴笑 得前仰后合。 一品红摇头说:”想离间井上太郎这个不容易。 井上做了那么多坏事,龟田知道游击队是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不会相信他被收买。 再有,井上太郎每天搜刮民财,他是不会缺钱的。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美代子想和你有个孩子?“ 雪燕”嘿嘿“笑了。 一品红姐,俺问你个事,你有没有想过男人?”一品红愣了愣, 张口结舌。 雪燕又说: “美代子看上俺了,非要跟俺好, 还想和俺要个孩子可把俺愁坏了。 哈哈,要俺是男的,说不定真给龟田戴顶绿帽子, 让他变成乌龟可俺不是。” 一品红吃惊道: “什么, 美代子真看上你了?”

微信客服:10862328